鎴戣鎶曠ǹ
鎮ㄧ殑褰撳墠浣嶇疆锛主页 > 就业指南 >

13岁泰拳少年170场比赛最终死在擂台到底是谁之过?

鏃ユ湡锛2019-08-17 16:19 鏉ユ簮:未知 浣滆:admin

  今年13岁的泰国小孩Anucha Tasako已经是一位“久经沙场”的泰拳老手了,他从8岁开始就参加泰拳比赛了,

  他是个孤儿,和叔叔住在一起,他生在泰国的一个贫困地区,看泰拳是当地居民唯一的娱乐活动,于是地下儿童泰拳事业蓬勃发展。所以,泰拳是他能摆脱贫困的途径。

  Anucha需要参加泰拳比赛来承担家庭开支,为此,他弱小的身躯不得不承担更多,他每天刻苦训练,在泰拳赛场上被人击倒,或是击倒别人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了。

  和往常一样,他将在一天之后参加一场儿童泰拳比赛,Anucha比往常更加紧了训练,他不想输给任何人。

  凌晨4:30的泰国乡村,万籁俱寂,偶尔有虫鸣。Anucha已经开始了10公里跑步,他努力的想追上老战士们的脚步。一方面他不想让自己掉队,另一方面他想证明自己并不比别人差。

  这条路他已经跑了很多年了,可是每次训练完还是会筋疲力尽,但是他不能停下脚步,因为有一辆卡车他们的身后,如果谁掉队了,说不定卡车真的会从他们身上碾过去。

  驾驶这辆卡车的,是他们的教练。这些教练当中,有一些人可能是泰拳的业余选手,他们会把家庭农场改装成训练营,然后招收一些贫穷的小孩子,教他们打泰拳。

  终于还剩下最后的一公里冲刺了,Anucha拼尽全力加速了起来,因为他知道,这一公里跑完,他就能吃饭了。

  吃过早饭之后,Anucha和其他人一起开始了沙包训练,教练?他此时已经回去睡回笼觉了。他当然不会管这些孩子们,毕竟这些钱对孩子们来说更重要,所以他们都很自觉。

  他们对着破旧的沙袋正在练习膝盖击打,每一次进攻他都会大喊:呀呀呀!通过自己的膝盖去击打对方柔软的腹部,这是泰拳当中最有效的得分方式。也是他们练习的重中之重。

  他的队友Phetsiam从十二岁开始,就一直在为了父母能盖起新房子而战斗着,到目前为止,房子的顶棚和支架已经搭建好了。

  他必须赢下更多,更多的比赛,这样新房子才能更快地搭建好,让父母早点住进去。

  另一边,教练的儿子也在加紧着训练,他是这个队伍里最富有经验的战士了。然而,在上一次参加比赛的时候,他输掉了。

  对他而言,成为职业选手是他的梦想,如果成为职业选手的线万美元。和Anucha一样,他也正在为下一场比赛努力准备着。

  在完成了上午的训练之后,炎热的中午,是他们难得的休息时间,几乎所有人都回家和父母一起吃饭去了,只有Anucha还在想着加练一会。

  这时屋子里教练的电话响起来了,教练带着惺忪的睡意起床,原来是他的朋友想要在他的小战士身上押注,过来询问他。

  在他们的眼里,这些练泰拳的小孩子,只是他们用来赚钱的工具,他们就像是一个个摆在台面上的商品,供人选择投注。

  他们的投注范围从3.5美元到1700美元不等,要看你对这个孩子有多少信心。然而,这种投注赌博并没有专业的博彩公司去设定统一赔率和奖金池。

  大家只是相互进行赌博,赔率只是由当天比赛的精彩程度来进行设定的,并且每轮结束之后,赌博的赔率都会进行重置。

  一般来讲,这些人都会把钱压在自己村子里的、亲戚朋友的泰拳小孩子,所以,如果孩子输了的话,也就意味着整个村子都会倾家荡产。

  所以,对于Anucha是一件压力非常大的事情,如果赢了,他就是全村的英雄。如果输了的话,他可能得有一阵子没法在村子里抬起头。

  终于有几个训练员来到了比赛场馆,来和泰拳小孩子们进行比赛前的热身训练。Anucha和另外一位泰拳小孩交替练习踢腿的速度。

  他们的手臂和小腿上会穿上垫子,然后去嘲弄这些小孩子,让他们在自己的手臂和小腿上疯狂进攻。这些被嘲弄之后的小孩,眼睛里冒着红血丝,像一头头愤怒至极的小牛。

  Phetsiam的父母正在一边看着儿子训练,他们从三公里以外的村子过来,每当他快要有比赛的时候,他们都会过来给儿子加油助威。

  Phetsiam的父母,从来都不在乎Phetsiam的身体能不能吃的消,但至少成为一个泰拳手,会远离当地泛滥的毒品和黑帮的惹是生非。并且,他比赛所得的奖金还能补贴家用。

  虽然Phetsiam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,但是他已经成为了家里的顶梁柱。

 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涌入比赛场馆,一个桌子上堆积的钱也变得越来越多,两位主持人充满激情的正在向着电视镜头咆哮着,用来带动气氛。

  Anucha走向赛场向人群,他必须通过深呼吸来缓和自己的紧张。他听到主持人在喊自己的名字:“Anucha Tasako,十三岁。”

  他听到其他跟他年龄相仿的孩子们兴奋的笑声,这些孩子挤到了观众席前面,Anucha在想,如果他没参加泰拳比赛,他可能跟这些孩子差不多;

  他也听到旁边的赌徒在喊:“二对一-蓝色!”“三对一-红色!”他们都在打赌他赢下比赛的几率;

  他甚至还听到了旁边有人在问,这些小孩子怎么都不带护具?他嗤之以鼻:“哼,护具?那是娘们儿才带的东西!”

  渐渐的,周围嘈杂的声音被音乐声掩盖了下来,战前舞蹈是泰拳的重要传统之一。而这些舞蹈都在记录着泰拳的历史。

  音乐和舞蹈结束了,现场又一次响起了嘈杂的声音,他们俩起身和教练鞠躬,然后彼此再鞠躬致意,Anucha知道,战斗要正式开始了。

  开始的一个回合,两个孩子只是相互出拳试探对方,之后他们开始尝试用自己的膝盖去踢打对方的腹部,Anucha挨了几下子,肚子有点酸疼。并且他已经被咄咄逼人的对方逼到了角落,只是尽力在躲闪着。

  休息的时间,教练赶紧跑过来,按摩他的腿,拉伸他的手臂和韧带并且不断的给他讲策略,一瓶冷水灌了他一身,爆棚的肾上腺终于冷了一下,他意识到,场下的观众还在看着他。

  Anucha努力深呼吸时图让自己清醒,他还击了几次,似乎有些成效,他决定继续进攻。但是,一瞬间被对手抓住了破绽。

  他被对手重重的给打了一拳,一个趔趄,Anucha倒在了地上。他努力的想爬起来,可是一瞬间,他忽然觉得好轻松,一种前所未有的舒适感包裹着了他。

  他忽然想好好睡一觉,教练、对手、观众、比赛,场上的一切都跟他没有了关系,他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,接着他就闭上了眼,所有的压力在喧嚣的赛场上,烟消云散了。

  观众兴奋的为胜利者欢呼着,只是,裁判突然意识到不对劲,原来Anucha倒在赛场之后,就在也没有醒过来,连呼吸都没有了。

  当然,没有人知道Anucha倒下的真正想法,是一种残忍吗?可这是他们脱离毒品黑帮,能挣到钱为数不多的出路。

  是一种敬业吗?他明明还只是个孩子,比赛的时候为了调动观众的肾上腺,连护具都不带的孩子。

鐑棬鎺ㄨ崘
闅忔満鎺ㄨ崘
鏈鏂版枃绔